“龙”与“虫”的故事
2019-12-04 00:41


  1996年农历9月。一套“武术学院管理革新”“武术学院经营新思路”“武术学院学院招生和宣传”的策划方案,使我从湖南湘中武术学院的中专生成为了该学院的校长助理。同校长在广告投入上的分歧使工作刚满十天的我负气离开学院。

从小学一直同窗到中专一心要离学院去专门从事传销的阿建和我在城郊租下三室一厅的套房,刚毕业的好友徐鹏、小天也搬了过来。安排好吃住后,早已是广东一学生杂志记者的我成天泡在图书馆、书店里消磨时光,寻找感觉。也为自己的知识充电。常常只看书不买书的我引起了图书公司工作人员的不快,为了能长期看免费书,我不时买点零食分送给所有的工作人员,慢慢的她们也时不时请我一把瓜子一杯茶,大家也就渐渐成了熟人成了朋友。

在看书的这些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同这家图书公司的真正老板现年三十六七任地委某部门党委书记的刘文常认识了,我们聊时事、商海故事、图书行业。话题越谈越多,人也更加投缘。我们聊天的地方也由书店、茶楼到刘文常的家里,太晚了时,他开车送我回住处。一次在送我回家时刘文常开始问我对求索的一些看法、想法和经营思路,要我告诉他如果由我负责经营求索我会做些什么又怎样做? 我答:“对求索的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只算是一个外行,外行是不能指导内行的。不过经营图书就是经营文化经营人气,营造适当的氛围让人愿意来、想来看书并有好的心情选书,有他们想要的书。我不有经营过图书所以对其它东西也就不能乱吹。”到了住处我下车时刘文常说:“小兄弟,到求索来公司的事由你说了算,按你前面谈过的设想把它做大搞好,工资1500一个月。”我回答:“工资待遇的多少不是问题,能不能把求索做好,我到要好好想一下。”“行,明天你给我个答复。”刘文常在我下车时说。

1500的工资在当年的湖南省算是不错的收入,而且老板又是有钱有权之人。于是大伙儿都鼓动我进求索发展。小天、徐鹏愿意跟我统一战线利用业余时间帮我工作,阿建也希望我早点在求索多领些钞票好跟他一起搞传销做他的下线。第二天,我就加入到求索。

走马上任。我一边请小天、徐鹏带朋友们跑其它书店,悄悄调查同行的经营详情,研究购书人的消费动机,摸清业内的各种规律;另一边我同求索的工作人员努力建立我们的“阶级”感情,有前面的感情基础同事们很快并接纳了我这个小年龄的领导。摸清内、外部情况后,我向老板提议:“求索由他母亲继续当总经理负责公司的财务,我只做销售部主任但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刘大哥对我的提议很满意,说我可以去“从政”了。

梳理完内部,我在徐鹏、小天等朋友们的帮助下摸清了当地图书市场的情况。我们了组建一个直销业务部,主动出击上门推销。对求索原有的工作人员进行多次洗脑活动,规范员工的言行举止,对顾客没有了难看的脸色,只有恰当的微笑;员工都学会了察言观色,适当推荐也知道何时保持适当的沉默,在奖金和处罚的作用下所有人都必须变得主动,利落。分段分区负责制让店铺里的场地更明亮更卫生,图书的摆放开始按消费者的看书和拿书习惯进行。用刘大哥的关系资源,我们在当地媒体上开办了一个介绍和评论书的专栏,与报刊媒体建立了稳定的关系,各种介绍求索介绍求索新书的文章多渠道同读者见面。周一到周五不同时间有不同的优惠和折扣,双休日带小孩子来的还有不少礼物可以拿的消息传播出去后来店里的人日渐多起来。请湖南省当地

上一篇:身无分文卖遍云南――金力电池的另类生存

下一篇:职场女性面面观